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今日動態主題教育

把青春和熱血獻給好時代

來源:甘南日報  發布日期:2019-12-30  瀏覽次數:385

青春是什么?江亞鋒說,青春是一團烈火。當青春的陽光照進每一個年輕人的心頭,夢想就在青春的篷勃中盛開。

2015年,精準扶貧的號角吹響了。這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我們的敵人,就是貧困。信仰是一種無形的力量,它讓年輕的精英迅速凝聚,這種合力是一股感天動地的暖流,激蕩著直面困難和戰勝困難的勇氣和決心,生發出歲月中無悔無怨的堅持和韌性。許多優秀的熱血青年從各條戰線毅然奔赴戰場,日夜戰斗在與貧困作斗爭的最前沿,從崢嶸中開辟出崎嶇的路,譜寫了一曲又一曲無私奉獻的壯歌。

在鄉間,在山區,在人跡罕至的高崖峻嶺,一個一個的扶貧項目創起來了,一座一座的鄉間美墅建起來了,扶貧精英們內心承載著責任與希望,一步一個腳印地在實現著“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夢想。

王彥輝正是青春有夢的年齡。他于1989年9月出生,甘肅省舟曲縣坪定鎮坪定村人,中共黨員,記者,2014年9月參加工作,結婚成家兩年多,剛為人父,家里有個一歲零六個月的孩子。大學畢業時,很多同學邀請他去南邊,都被他拒絕了,他說他要在這里扎根,服務鄉親。勤勞樸實的家中出了一個大學生,還是共產黨員,他的父親是最高興的,因為兒子出息了。因為跟黨走,一切都是光榮的。

舟曲是王彥輝的家鄉,高峻的岷山貫穿全境,寬闊的白龍江穿峽而過,是典型的高山峽谷區。每到秋天,舟曲人家會將苞谷掛滿木架,曬在屋頂上,遠遠望去,青山邊綠樹參差,村莊里金黃一片。對王彥輝而言,他的第一聲啼哭曾在家鄉的山水間響徹,第一步蹣跚的路曾在家鄉的泥土上探出,家鄉已經與他的血脈融在一起,榮辱與共,無法割舍。

王彥輝個子不高,身材單瘦,臉上總是掛著樸實的微笑。他多次向組織上提出:我是一名共產黨員,我必須到一線去,到最艱苦最危險的地方去!

父親說,孩子,你去吧,那里是你的崗位。我們還年輕,還能干得動活。

妻子說,你去就是對的,因為那里才是最能體現你價值的地方。

扶貧的戰斗,有地方是千里窮追,有地方是四面圍殲,但還有地方,卻是孤軍深入。

有人說過,記者是不拿槍的戰士。既然是戰士,就一定有他的陣地。王彥輝的陣地就是他的家鄉。他的心中有一座最美好的家鄉,麥田閃金、牛羊遍野、山青水秀、欣欣向榮。改變家鄉的心情,沒有誰比王彥輝更急切。有最好的政策,鄉親們沒有理由不脫貧。他要把脫貧的努力細致地寫下來,他要把脫貧的喜悅隆重地推出來。在融媒體中心兩年的工作中,他風里來,雨里去,和那些扶貧干部一起,爬著鄉間最險峻的山,走著鄉間最坎坷的路。

他穿行在滑坡災害現場,報道搶險救援的感人故事;他爬行數十里山路,拍攝舟曲民俗博峪采花節的盛況;他冒著高溫酷暑蹲點村組,采訪舟曲富民產業;他在寒冬臘月進村入戶,報道舟曲新農村的大變化,攝取最震撼畫面,及時傳回新聞素材。在單位,在家里,在鄉間,他一次一次地催促自己飛快地奔跑。為了趕稿,他經常通宵達旦地工作。他經常地在家中消失不見,還笑稱自己在不知不覺中,已經習慣了從家中無我到心中無我的大轉變。妻子說,他就是一個難以見到的人。

打開王彥輝的工作電腦,文件夾里整齊地記錄著在電視臺工作播發的稿件。在不到兩年的時間,他撰寫各類新聞稿件近30萬字,共在縣臺上稿400余篇,州臺上稿100余篇,省級媒體上稿20余篇、中央電視臺上稿5篇。在他和融媒體中心同志們的努力下,100多部反映舟曲經濟社會發展成效、脫貧攻堅實效、文化旅游融合發展的專題片、紀錄片、微視頻,頻頻亮相央視熒屏,凝聚起了14萬舟曲人民決勝脫貧攻堅的磅礴之力。那么多的新聞,不是一蹴而就的,是許多個白天黑夜疊加累積而成的??伤麉s說,那些都是同志們的功勞,他只是一個小學徒,不知道的東西還很多,多做一點也沒什么。

是的,他不知道的或許很多,作為80后,他可能沒看過一部名叫《在平凡的崗位上》的電影,沒讀過一本名叫《鋼鐵是怎樣煉成的》的書,不知道迪德和保爾。他不知道,有一種悲壯,叫奮不顧身,有一種犧牲,叫以身殉國。他只知道他是一名記者,他的良知和職責告訴他,必須象一顆釘子一樣,牢牢地堅守在自己的崗位上。

為了進一步了解情況,我們找到了舟曲縣融媒體中心的副主任馮海明。一說起王彥輝,馮主任的聲音立刻哽咽了。一次次共同經歷出生入死,讓他們結成了兄弟般的情誼。他拿出了曾經寫的一首詩,他說,那是王彥輝幫他改過的,其中兩句寫道:

如果我是一根火柴,

就讓我在黎明時分被輕輕擦亮,

照耀一段微熙的前路;

如果我是一塊燧石,

就讓我撞擊出鐵血般的火花,

燎燃一片燦爛的晨曦。

馮主任告訴我,就在去年的7月12日,南峪鄉突降暴雨,引發大面積的泥石流,王彥輝明知危險,他仍堅持要去,期間也曾一度失聯。第二天下午四點多,馮主任接到一個陌生號碼的電話,竟然是王彥輝借了村民的手機打來的。他把暴雨發生的畫面、受災情況都記錄下來,帶著兩條新聞走出了大山,在第四天時趕了回來。

而這次,王彥輝卻沒有闖過來。

2019年10月7日的那個中午,王彥輝和舟曲縣融媒體中心的同事們在完成曲告納鎮脫貧攻堅新聞采訪后,返回途中,乘坐的車在隴南市兩水鎮不慎墜江,失去了年輕的生命,他們的青春永遠定格在了洶涌的江河之中。

事故發生后,親人、戰友在焦急地等,前方傳來的消息是還未找到。那天中午,翹首盼望的人最后沒能等到他們的期待。希望的線索斷了。噩耗傳來時,王彥輝的妻子正在等待他回來的消息,他的父親正在屋頂上一個一個地往木架上扎著苞谷,金燦燦的苞谷滿帶著豐收喜慶的模樣,掛滿了木架。

他們多么希望,他,或者帶著夕陽余暉,拖著疲倦的身軀,或者披著明媚朝霞,沾著清晨的露水,出現在他們的面前。但這次沒有,時間的河流清晰地劃出生與死的界線,他永遠地離開了。留下的,只有不舍和懷念。

王彥輝其實是一個平常的人,他非常想做一個好兒子、好丈夫、好父親。因為從事著記者這個職業,他幾乎沒有休息日的概念,從來沒有空閑帶妻子出去玩,也沒有空閑陪父母和孩子,對于家人總是抱有歉疚感,每次采訪回來,他總是搶著幫家里做家務,干農活。有好吃的他總是先讓著父母、妻子和孩子。

王彥輝的父母和妻子都是農民,家庭條件不好,盡管日子過得艱辛,可別人遇到困難需要幫助時,王彥輝卻從不“吝嗇”。有一次同事得了重病,器官移植需要巨額資金,他帶頭組織大家捐款,自己也毫不猶豫地拿出一千元錢。然而,一件黑色夾克,一條藍色牛仔褲,一雙舊布鞋,是同事們對他最深的印象。

他也許沒有考慮過“母親和愛人跌落河中”的問題。但是,在國家和小家之間,他選擇了國家;在家鄉和家人之間,他選擇了家鄉。因為他心中明晰,他要的是什么。他冷靜、執著,在無數次陡峭與攀登的對峙、殘酷與熱血的互搏中,不屈不撓地將自己的筆扎根在最厚重的泥土中,用生命譜寫了最絢麗的芳華。

馮主任用手機給我放了一首歌,他說,這是王彥輝平時最愛聽的《懷念戰友》。音樂聲里,歌者在嘶吼著蒼涼和悲傷:

當我永別了戰友的時候,

好像那雪崩飛滾萬丈,

啊——親愛的戰友,

我再不能看到你,

雄偉的身影和可愛的臉龐,

啊——親愛的戰友,

你也再不能聽我彈琴,

聽我歌唱……


百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