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今日動態脫貧攻堅

【時代芳華】張小娟:那個為扶貧而去的人

來源:甘南日報  發布日期:2019-12-17  瀏覽次數:433

青春歲月,灼灼其華,當一些年輕人手握大好年華卻在糾結青春如何安放時,我的姐姐張小娟卻把整個青春乃至最為珍貴的生命,獻給了為更多人而戰的扶貧事業。

2019年的金色秋天,本該美麗如畫,而我最親的小娟姐,卻永遠地離開了我們,每每想起,總感覺像做夢一樣,感覺一切都沒有發生,仿佛只要搖搖頭醒來,這個噩耗就不是真的,那個面帶微笑神情堅定的人,依然在我們的這座小城里工作,忙著加班,忙著下鄉,偶爾會抽空打電話過來,問我最近怎么樣……

初到舟曲,小娟姐是給予我最多溫暖的人,有些事情看似點滴瑣碎,卻一生留下深深的印痕。

2008年6月,我第一次踏上舟曲的土地,跟隨當時還未成婚的老公來到這座陌生的小城,當時和我同時回來的,還有老公的堂姐張小娟。內向的我不擅長與人交往,但是從第一次見面,就打心底里覺得堂姐是一個讓人感到親切的人。她的一雙美麗的大眼睛里滿含善意的笑,爽朗地叫我的名字,讓人覺得很溫暖,情不自禁想跟她親近一些。

當時的我剛來舟曲,雖然打定主意遠嫁這里,對撲面而來的陌生還是有著各種不適應,加上還沒有找到工作,我的情緒非常低落。那時候剛從北京回到舟曲的小娟姐,見多識廣又心懷溫柔,她看出了我的難處,知道我在舟曲沒有一個親人、朋友,所以一有空就來陪我聊天、帶我去街上轉。她那時還沒有那么忙,會買一些十字繡和我一起做,尤其難忘的是,姐姐經常送我一些護膚品和女孩子喜歡的小東西,說是自己用不了剛好拿過來給我,避免浪費,其實我知道那些都是她專門買給我的。

當時小娟姐鼓勵我參加事業單位招考,她經常帶來一些書和我一起看,有些資料她會幫著我劃重點,看著她那樣認真,我都不好意思不重視了,踏踏實實做了許多題。在小娟姐的輔導和鼓勵下我參加了舟曲縣事業單位的招考并如愿被招錄,分配到舟曲縣中藏醫院工作。

我當時還想,姐姐這么優秀的人,為什么就從北京那么好的地方返回家鄉這個小縣城來了?她之前的工作照片我見過,穿著漂亮的套裝,是電視上演的那種職場女性,留在大城市發展多好!偶爾提起,姐姐卻輕描淡寫地呵呵一笑:“舟曲也挺好呀,你看你這個外地姑娘都被吸引來了。咱們舟曲啥都會變好的……”我在心里就更加被她的豁達和樂觀所折服。

老公經常跟我說:“小娟姐是你的貴人呢”。我心中明白,同時也知道像姐姐這樣的人,就是有一種天生的力量,帶給人積極向上的一面。后來直到我結婚,還是小娟姐幫著忙前忙后,有眼光又有創意的她,帶著其他姐妹,一手布置了我們的婚房,她還送給我一個精致的小臺燈,結婚當天她對老公說:“彥平,楊鵬是打著燈籠找到的好媳婦,你要好好珍惜!”當時小娟姐的這句話,讓我這個遠嫁舟曲的外地女孩心中波瀾起伏,幸福的眼淚忍了又忍。

那時候小娟姐在立節鄉上班,后來去了更遠的曲瓦鄉任職,而我在與她遙遙相對的中藏醫院,舟曲山路蜿蜒,我倆一個山前一個山后,各自忙著工作也就疏于見面,但每逢大家庭的婚喪嫁娶,必定會見到小娟姐在那里忙前忙后。我知道從小到大,小娟姐都是同輩兄弟姐妹中的榜樣,只要愛笑的她出現在哪里,哪里就仿佛其樂融融起來。有些弟弟調皮在外面闖了禍,小娟姐會在沒人的時候很嚴厲的收拾他、很耐心的開導他,被訓的弟弟們則一改頑劣,虛心地聽著,一句也不頂嘴爭辯。

后來我調回了縣人民醫院,小娟姐也調到了縣扶貧辦,距離是近了,可是小娟姐的工作卻越來越忙了,我們再也沒有像多年前那樣坐在一起聊過天,印象中她總是在忙,而且我們大家沒什么重要事情都不好意思打擾她,都知道小娟姐忙的是要緊事。

記得有一年冬天我交接完科室的工作下班,走到醫院的收費大廳,看見姐夫抱著小豌豆在交費,原來豌豆感冒發燒了需要輸液治療,孩子的小臉蛋燒的紅彤彤的,我一邊問姐夫:“小娟姐呢?”一邊趕緊幫著辦理住院手續,找值班大夫給孩子輸液取藥。直到第二天,下鄉回來的姐姐才匆匆趕到病房,她心疼地抱起孩子,用嘴唇貼貼豌豆的額頭,然后像安慰自己一樣假裝輕松地笑著說:“已經退燒啦,寶貝真堅強!你看你舅媽在這里給你看著呢,很快就好了——”

那一次我注意到,姐姐待了不到十分鐘,電話響了三四次,最終她很不好意思地對姐夫笑笑,提著文件包就走了。當時作為護士的我還在心里埋怨小娟姐,真的心太大了,孩子都住院了,來看一眼就走,有什么工作比陪自己生病的女兒更重要呢?但是病房里的小豌豆、姐夫、還有姐姐的婆婆似乎都習慣了,反倒幫著她說話:“你姐工作忙,不能耽誤,你看外面人家都等著她呢,這里我們看著就行了……”

后來我才理解,當一個人心中有一份責任,她的工作節奏就是跟隨這個責任而走的,大多數人很難做到這一點,小娟姐從來不說冠冕堂皇的大話,卻踏踏實實地盡職盡責,帶著她身邊人一起為更多人的事情擔當奔走,這一點,一定也是別人敬重她的原因。

小娟姐走了,留下來的溫暖卻一直影響著我,是她用一點一滴的小事教會我們:要成為一個心里有愛的人、一個有擔當的、能為自己的選擇負起責任的人。(舟曲縣人民醫院  楊鵬)

百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