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文化旅游優秀作品選登

書房

來源:雅語清吟訴流弦  發布日期:2019-05-29  瀏覽次數:1597

記得有一句話:“你在哪里,書房就在哪里?!背D暝谕夤ぷ?,無固定居所,我的大部分書都隨我“東奔西走”,用這句話來形容我與我的書房的關系甚為恰當。

20年前,我被分配到大山深處的一所學校當老師。開學前的一個周末,我用自行車馱了兩紙箱書和鋪蓋去學校報到。學校依山而建,只有兩排瓦房,一排是教室,一排是宿舍、倉庫和煤房。有4個老師,兩個是學校附近的,不住校,周末就只剩下一位50多歲的陳老師和一個比我大幾歲的楊老師。學校為我騰出一間倉庫當宿舍,倉庫里有兩個純松木的舊書架,幾乎掉光了油漆,上面落滿了灰塵,剛一搬動似乎就要散架。陳老師建議將書架搬到煤房,等冬天來了生火用。我覺得拿來生火有點可惜,這可都是難得的“寶貝”啊。若要重新購買新書架,得到60里外的集市上去,山高路遠的,非常不方便。楊老師知我心意,笑著說:“那就把它倆留下,給你做伴兒吧!”他們很熱心,不到半天工夫,倉庫就騰出來了。他們顧不上歇息,又開始幫我搬磚支床,和泥裹爐子、鑲煙筒,打掃頂棚上滿是蒼蠅尸體的蜘蛛網……我則用幾個生銹的釘子和鐵絲固定書架松動的木板,又找來一罐黃漆將書架刷了一遍。頓時,兩個舊書架搖身一變,發出金色的光芒。他們一看,笑道:“這倆破架子經你一收拾,還真是個‘寶貝’呢!”

幾天后,油漆干了,我將書架安置在床邊,上面整齊地擺好我帶來的書。宿舍不到20平米,辦公、做飯、休息都在這里了。我喜歡這樣的環境,遂將宿舍稱之為書房,這也是我的第一個書房。學校里沒有圖書,更別說圖書室了,這里就是我的圖書室。盡管書不多,但學生們都很樂意到我的書房里來看書,一下課就蜂擁而至。后來,我只要去集市,都會買一些書回來。那時工資很低,只有400多元,入不敷出,無奈之下只能寫信給我的同學,希望他們為山區的孩子捐書。一個月后,陸續收到了不少同學寄來的書,從五六本到幾十本,從舊書到新書,一時間,兩個書架早已經擺不下了,只能堆在地上。

楊老師見狀,建議我將堆在地上的書分成幾份,分別放在每個教室,設立圖書角,也方便學生閱讀。一個星期后,我們都發現圖書角的好多書不翼而飛了?!皶鴣G了,都怪我?!睏罾蠋熡行﹥染蔚卣f,“我找了村里的木匠,讓他做兩個書架,估計兩三天就能做好?!蔽野参織罾蠋煟骸昂⒆觽兿矚g書是好事兒,就怕孩子們不愛讀書呢!”

增添書架后,我的書房徹底成了名副其實的學校圖書室。附近村莊的孩子們一有空閑,就跑到我的書房來看書。一天晚飯后,有個四年級的孩子來看書,怯生生地扒在我耳邊悄悄地告訴我:“老師,您的書真多,我也想有個您這樣的書房!”我拍了拍他的小肩膀說:“這就是你的書房啊,也是我們大家的書房!”那一刻,我看到他童真的臉上充滿難以掩飾的喜悅和激動。那一刻,我決定,如果哪一天我離開這里,就將書房里所有的圖書留下來。我知道,我的書房不再是我自己的,而是孩子們的,它承載著大山里孩子們的希望和夢想。

12年后,我離開了大山深處的學校,也離開了那個陪伴我度過了12年時光的書房。后來,隨著工作的變動,在不同的地方,我都布置過不同的書房,環境變得越來越靜謐舒適。然而,每當我一個人待在書房里時,靜謐舒適的環境反而讓我覺得心里空蕩蕩的,沒處著落,總覺得缺少了點什么。盡管有書陪伴,也可以時常與書中的人物安靜地“交流”,但心里卻多了一份壓抑和孤寂。

或許,我與書房就像兩個人的相逢,與第一個書房擦肩而過,但卻終身難忘;與現在的書房平淡如水,但卻默默相依相守。我想,無論是哪一個書房,只要我們曾經擁有過,付出過,愛過,人生就是幸福的。


——原載《文藝報》2018年12月5日第八版

詩文作者:花盛,甘肅作協會員。作品散見《詩刊》《民族文學》《青年文學》《詩選刊》《星星》等,入選《中國年度詩歌》《中國年度散文詩》等多種選本。出版詩集《黨家磨3號》《低處的春天》《那些云朵》、散文詩集《六個人的青藏》《緩慢老去的冬天》等。


百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