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文化旅游優秀作品選登

下一班車去舟曲

來源:雅語清吟訴流弦  發布日期:2019-06-03  瀏覽次數:1784

下一班車去舟曲

任永恒


舟曲

黑龍江邊的張望,追問在奔騰,還有一種水性的向往。天地間還會有一條白龍江嗎?

上路,血緣般的輪印向西。

我喜歡沿著水走,有水就有船,就有對岸,對岸如我的未來,在岸邊的垂柳上刻下每天的日子,然后前行。

白龍與黑龍,雪原和草原,還舟曲有白龍江,舟曲是白龍江,我在黑龍江邊撿幾首民歌裝進背包,到白龍江邊,埋進他們的傳說里,去等春天。有扎西和一杯奶茶在等我,一點都不覺得陌生,因為有水在,有五月的采花節帶我跳起“鍋莊”。把心中的雪白都跳成西北的羊群,把青稞都跳成酒了。單純、清澈、美好,每件藏袍都是一簇格?;?,開遍草原,到處都是溫暖。帶給舟曲的祝福是寫在江面上的,有風吹來,有船靠岸。

走近舟曲的那個夜晚真靜,沒有濤聲,只有甜甜的青草味,還有一支牧歌在唱。



東北小站

路在這里打個結,結成終點或起點,結成家和遠方。

那天大雪,伴我想象草原的是個潔白的凌晨,小站有我心中的窗口,在等一張去往舟曲的車票。我想成為一只聞到了青草味的兔子。

東北離舟曲遠嗎?

這個小站是從冬天長出來的,于是它只售去往春天的車票。期待裹滿黑土的車廂啊,我是一粒青稞吧。

行囊中有一截青竹,來自我準備許久的盆景,我想把舟曲當橫笛來吹,把我吹成十八歲,吹成一池春水,把下一班車吹成船型,

舟曲的花香是奶味的,草原上的歌是長絨毛的,朋友的哈達像小站上的雪。

坐下一班車去舟曲,我知道它停在日落的地方,那好,我們在日出時啟程。


心中草原

讓我長出絨毛長出角來吧,還要長出一個草綠色的胃,讓我像一只羊一樣去向往草原,理解草原。

戒煙了,戒酒了,不再吃肉,這樣更像一只羊。羊是資格,是草原的一部分,同草原在一起,時光消失了,我想跟著一件藏袍去遠方。

我的母親來過草原嗎?她說過,我就是她心中的草原,那么,我是一只真正的羊了,閉上眼睛,我聽得見、聽得懂拉卜楞寺的誦經聲……

我會成為一只羚羊嗎?在草尖上像飛。我把草原跑寬,把草原跑大,跑得無邊,把我的每天都跑成綠色的。羊會哭嗎?

我來自到處是路的地方,草原上沒有路,于是我開始擁有四面八方。


另一張車票


把另一張車票放在手心,擎在陽光下。要是有根,有生長的愿望,我希望它變成葉子般的綠色。這張車票留給兒子,就像要帶他去看大海,舟曲是船。

準備這張車票,就像等他放學時為他準備的葡萄,洗呀,洗盡與錢有關的鉛華,就像凝視他時的無語,伴他長大的該是最美好的地方。

他同舟曲能成朋友嗎?

曾經疲憊的我挪動在一座雪山腳下,路邊賣牛肉干的藏族老人遞過來一碗奶茶,我小心地盯著那只蒼老的手,她的眼神告訴我,前邊的草原上不但有奶還有哈達。

帶著兒子去找那只裹著奶香的木碗吧,他還有下一班車去更遠的地方,心中有那塊草原,走再遠的路也是暖暖的,也會想家。


詩文作者:任永恒,黑龍江日報高級記者,副刊部主任,出版詩集《又見紅楓》《遠燈》。


百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