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文化旅游優秀作品選登

舟曲音畫(外三章)

來源:中國散文詩研究中心  發布日期:2019-11-26  瀏覽次數:848

舟曲音畫(外三章)

牧  風[甘肅甘南]

 

誰的目光被云霧環繞?誰的聲音被佛光穿透?

阿讓山已湮沒在黃昏的云海里,唯有三只鷹孤寂地翱翔在天際,它們沒有對手。再次仰望阿讓山,已是翌日的晨曦。那一半掩映在云層里的詭秘,一半凸現在夢幻中的雄偉,急切地逼近,令人類瞬間啞語。雄偉的阿讓山,靜美的阿讓山,在端午朝水節的歡騰中期待人類的征服。

該是前世的約定了,今世就夢魂牽繞。那是天堂錯疊的倒影嗎?為何靈魂為之震顫?那是格薩爾的后裔降魔前的擺陣之儀嗎?為何群寨環動,聲震山岳?那是尕布藏寨,沉浸在朝水節的祈福里,一直在陽光的靜謐里急切的等你,等一群靈魂出殼的人。

這是藏地的一處秘境,在黃昏的民歌里顫動著懸念。一個小小的藏寨,盛滿朝水節的歡歌和佐瑞遠嫁的傾訴,讓探尋的目光填滿了太多的奢望和遐想。一個人熱忱的眸光,一群人的眸光,巴寨溝的眸光,讓孤傲的靈魂瞬間萎縮。姐妹的朵迪舞旋動古老的傳說,兄弟濃郁的青稞酒晃動著尕布藏寨的夜色。

擁有了整個龍江的傾訴和吟唱就勝過了江南嗎?十萬個靈魂在叩問藏鄉大地。誰的雙手打開了古藏文苯教文獻的神盒,讓那塵封千年的歷史瞬間豁亮。誰的雙腳踩動朵迪的韻律,把藏羌的神話在擺陣的呼喚中復活。是藏鄉小江南的杏花雨和油菜花的芳香喚醒了格薩爾王白駒暗示的神喻?還是拉尕山神頒布給巴寨朝水節的盛典?

一切猝不及防的呈現,使人類凝固的思緒倏忽間靈動如初。為何眼眸里飽含淚水?為何我們的步履沉重?那追思園石碑上的名字撞擊著我脆弱的心靈,那泥石流紀念館震懾靈魂的畫面,讓人難以忘卻那段生命之殤。是那翠峰山花團錦簇,鳥語交歡,還是那龍江波濤間涌動的激情如潮!

晨曦中我在泉城老街尋覓藏鄉江南的喃喃軟語,還有豆花的鮮嫩,蜂蜜的浸潤。亮起耳鼓,傾聽龍江沉吟,細雨霏霏,那繆斯敲擊楹聯文化古道溫潤的聯句。遠觀新年元宵之夜,那東山轉燈聲震山岳,群情振奮,祈福納祥,好一派萬家燈火璀璨、百姓安樂之夜,那“國泰民安”的巨型轉字是藏鄉江南事業興旺、社會和諧的真實寫照。

遠望龍江兩岸,那悠長的古道,就如同楹聯綿長的韻腳,在春和景明中漸行漸遠......


瑪曲行吟

俯瞰草原,夏日的阿萬倉濕地,沉寂而寧靜,遠處鷹隼張開亮羽,如云朵里寄來的信箋,鋪展在阿萬倉空曠的胸膛上。那風在鷹笛的歌吟中嗚咽了,而牧帳里的酒歌隨炊煙升起。

外香寺湮沒在眾僧的祈禱聲中。大美瑪曲,像陽光下撩開的古銅之軀,和風中泛動神秘的傳說。

落入眼眸的是河曲寶馬嬌健的身影,只有馬匹,在沉思中迅疾的躍出山谷,望空嘶鳴,承載雪域最濃烈的生命戀歌!在格薩爾賽馬大會上呈現一群王者的狂飆?;ò暌扬w翔在西梅朵赫塘迷人的臂彎,詩和遠方,在腦海里反復碰撞融合,在海拔三千米以上的歐拉秀瑪,只有敬畏生命的高貴。

穿透霧霾,執著地奔向遠方。沿途青草喚醒耳朵和眸光,那天邊游走的羊群,寂寞的食草神,今夜把頭顱和靈魂安放在這偌大的花海,讓游子的心沁入花瓣的內心迷醉不醒。

背倚阿尼瑪卿雪山,那連綿起伏的云朵環繞的帳篷,一個歡快的游歷者在西梅朵合塘的心臟沉吟不歸。

在黃河南岸,遠眺牛羊如一串串詩意鍛造的美妙精句,在牧人抬頭仰望蒼穹時,發出蒼涼的慨嘆!西梅朵合塘在盛夏呈現五彩霓裳。一個相約的歌者,揮舞著牧鞭,在青青牧場廝守一場約定的愛情。云朵和花草都壓得很低,空氣有些清新,背靠陽光佇立,等風來......


在青藏的腹地,我常常聆聽到鷹族和羚群把首曲的神韻踩動??蓯鄣默斍?,用游牧的聲音彈奏雪域的情歌,迎著寺院的鐘鳴和陽光下的經幡把生命的琴弦撥響。

一個游牧的民族,偎依著篝火把根系在逐水草而居的地方。在河曲北岸,水天相接,牧歌隨颶風拔地而起,我美麗的曼日瑪,可親的木西合,氈帽飛動的六月,牦牛的骨魂敲響西部奮進的號角。萬年敬仰的神駿,在這綠色的生命壘成的精神糧倉,我們瞬間相逢,默默廝守。

豎起時光的耳朵,諦聽狂飆般席卷而來的是瑪曲顫動的心跳。

草原永遠是游牧之魂的歸宿。

 遠走思緒凝固的喬科濕地,把一曲牧歌裝入晨曦的行囊。

駐足尕瑪梁,那首曲就是曦光里最美的抒情,在鷹笛悠悠中把哈達一樣柔軟的身子,安放在草原裸露的心口。

面對格薩爾說唱的凝重和悠遠,心思已沉入千年雪域的演進史。

飛鷹喧囂,民歌嘹亮,骨笛嗚咽,颶風吹皺云海,宗喀石林如一片片利器,將歐拉秀瑪遼闊之軀,劃成南北溝壑,讓向東的黃河瞬間改變流向,把成噸的水滴灑向青海的腹地,一路高歌向西……


碌曲飛歌

國道213線是天外飛來的哈達,穿越曬銀灘的心臟,在颶風的吹動下插上兩只神奇的翅膀。那優美婉轉的牧歌,在六十萬畝廣闊無垠的綠毯上,讓夢想飛翔。那炊煙里緩緩升起的尕秀,如雕刻在碌曲草原上的版畫,一張張舒展生動的幸福美圖,生發出中國鍋莊舞之鄉千人的歡歌和豪邁!

  遠遠地便聞到奶茶的飄香和龍頭琴的彈唱,索南藏家樂赫然展現眼前,生活的美景讓一個游子忘卻疲憊,讓心靈回歸家園。那敞開人文情懷的文化廣場,鍋莊舞的旋律飛動,牧民們長袖舞動,用陽光里綻放的民謠傳遞一種虔誠的心聲。

  五彩經幡在轉經塔旁隨風而動,古老神韻和游牧文化的千年演進在百米文化長廊傾情呈現,生態文明、民族和諧、大愛無垠的生動故事布滿甘南第一藏寨。

   尕秀,一個靈魂棲息的地方,沉睡五十余載的游牧村落,被文明新風揭開神秘的面紗,如初嫁的新娘,嬌美中掠過一絲淺淺的羞澀。面對日新月異的時代變遷,老阿媽格日草深沉的眸光里透出的滄桑,晚霞抹紅的臉龐和她有力搖動的經筒,映襯著分享福祉的時光。

  五十七年不平凡的歷程,尕秀從一個原始的部落脫胎換骨,涅槃重生為一個雋秀的草原新村,如一顆璀璨的明珠,在甘南的心臟熠熠生輝!一排排紅瓦房披著朝霞的霓裳,寬敞干凈的街巷,溫暖如春的家居,現代化的設施,以及牧民掩藏不住的笑臉,都在內心鼓脹著吹響生態文明的號角。

東喀神山也遮蓋不住秀美的容顏。漒川古城的召喚也掩飾不了嬌羞的眼神。

 六月或七月的雨水和靈光浸泡的尕秀,是脫胎換骨的仙人。

一朵格桑里盛開的尕秀,一束陽光里燦爛的尕秀,一場環境革命里涅槃重生的尕秀!

 把靈魂安放在碌曲最美的棲息地,還有誰不沉醉于尕秀鍋莊舞之鄉的神韻?

 一匹神駿奔馳而來,那蹄音傳遞生態文明的心聲。

一只鷹隼破空而出,那鼓動的羽風貼近牧人美麗的家園。

一朵祥云抖動五彩牧帳,那婀娜身姿掀起尕秀鮮活的臉龐。

沒有比人更加偉岸的神靈,那一雙雙結繭的手掌,深嵌的紋理,透出創業者的艱辛和榮光。


一片沉思千年的水域,佇立在碌曲草原碩大的帷幕下。七月的鳥鳴叫醒尕海湖朦朧的眼神。那些結伴游曳的天鵝,鼓動的翅羽在波浪的輕撫中劃出一道道迷人的風景。

恍如夢幻,瞧那清澈的眼眸一直醒著。在青藏的腹地,尕海湖如一段悠長的思戀拍打著游子的心堤。是西王母遺落的一滴淚嗎?還是格薩爾王愛情的表白?湖水涂藍了天之裙裾,浩淼的水系發出蒼涼地嗟嘆。水鳥回環,刻骨銘心的戀歌縈繞在草澤。呼吸被一陣清涼的波濤覆蓋,只有心跳與白天鵝鼓羽同鳴。

靜謐中裸露著一片佛界的版畫,神秘中掩映著一座古柏縈繞的名剎。

夏季的郎木賽赤寺院在陽光的沐浴中泛動著佛的玉眼。拾級而上,神情和目光已嵌入郎木寺美麗的傳說和肅穆的佛事中?;腥缂t塵之外的靈魂棲所,內心的純凈和神情的凝重在褐色和翠綠的輝映中飄逸著。

仰望著來自天外的神奇景象,這就是密藏在世界屋脊上的生靈向往的歸屬。郎木寺,靈魂皈依的神性所在,千年的諾言,成為守望心靈的一塊高地,靈感展現的樂園。

云中的郎木寺,是眾佛駐足的天堂。被佛光覆蓋的心靈,寂靜而安詳。所有尋找的眸光,在互聯網中打開了郎木寺鮮活的臉龐。多少虔誠的心在仰望中跨過高原湖泊,成為一碰就響的水。眾生匍匐在地,瞬間感受郎木寺小鎮神秘的引力。

有插箭祭祀的海螺聲傳來,不時敲打游人發紅的耳鼓。半山上的仙女洞煙雨迷蒙,湮沒了游客膜拜的來路。

一條河流,隨處流露著仁愛和慈悲,它回旋著佛的頌辭和鼓樂的鳴動,見證著甘川文明的融合。


夏河光影

一朵云帶不走??频某良?。

 一卷經藏不住拉卜楞三百多年的滄桑。

 一支筆畫不盡千年佛陀的慧眼。

 面對那些靈動的線條和神秘的色彩,我們把欲望沉入唐卡精美的故事里。

 誰能把佛國的故事從千年的蒼涼中喚醒?

誰能把雪域生靈的信仰在一塊巨大的布絹上呈現?

當人們懷揣敬畏,穿梭在拉卜楞唐卡小鎮,一幅幅震撼靈魂的畫面瞬間直抵心靈,讓滾燙的心扉倏然顫抖,還有什么代表不了一個傳承者的執著呢?

 當我們醉心于這千幅唐卡承接的歷史柔美和安祥,眼神里泛動著拉卜楞千年之佛的慧光和澤潤。

佛陀之門漸次打開,道得爾佛樂彌漫草原,渾厚如天籟之音,千萬靈魂蘇醒。

曬佛臺旁人潮涌動,敬仰的心隨瞻佛寧靜如水。

藏歷年的虔敬在數萬雙眼眸里瞬間沸騰。

正月大法會的魅力,令世界的目光震撼。

吉祥之光透過青藏腹地,透過茫茫雪山,透過成群的牛羊,透過拉章由遠及近的鐘鼓聲,在信眾鼓脹的脈管里蕩起陣陣漣漪。


法號鳴動,佛樂齊奏,誦經之聲回旋天地,宗喀巴的玉眼袒露著靜美和安詳。

一支神秘的部落迅疾地在甘加草原落居,從此雄偉的達力架山在強勁牧草的吹拂中失去寧靜。

這個擁有壯美雪域和欲望美酒的部落,把根牢牢地植入肥美的草澤。一切都成為過客,而那古老的八角城在風雪中吹動遠古的聲音。

一切殺伐都隨時光滑落,唯有繁殖的牛羊和馬匹,遺留的鎧甲、箭簇和羊皮之書,還依稀流露出那些零散或完整的輝煌和衰敗。

八角古城在人類探求的視野里閃亮著。巨大而奇特的城池,一個吐蕃部落在青藏東南部命運轉折的標志,就那樣沉重地鑲嵌在茫茫草海之上。

涉過漢唐河流,撫摸宋元綻放的鼎盛之花,穿越明清的沉寂,恰似佛界的一次次輪回。

其實這更像是一曲散落遠古的歌謠,平寂中潛藏著激越,故事里掀動著浪花。

當高潮匿跡,一切與八角古城貼近的故事,都在時間的晾曬中淡出公眾的視野。


【作者簡介】   ,藏族,原名趙凌宏,1970年生。中國作協會員、中國少數民族作家學會會員。已在《詩刊》《民族文學》《青年文學》《散文》《星星》《詩歌月刊》《詩潮》《中國詩歌》《中國詩人》《散文詩》《散文詩世界》等報刊發表作品50多萬字。作品入選《中國散文詩一百年大系》《中國散文詩百年經典》《中外散文詩60家》《中國新詩百年精選》《中國百年詩人新詩精選》等選集及散文詩權威年選。著有散文詩集《記憶深處的甘南》《六個人的青藏》《青藏舊時光》等。曾獲甘肅省第六屆黃河文學獎、甘肅省第五屆少數民族文學獎、首屆玉龍藝術獎。參加第十五屆、十八屆全國散文詩筆會,魯迅文學院第22期中國少數民族作家創研培訓班學員。


百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