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文化旅游優秀作品選登

清純而詩性地看世界,也好

來源:舟曲縣人民政府網  發布日期:2020-01-06  瀏覽次數:279

清純而詩性地看世界,也好

——閱讀趙英的詩集《山水情韻》筆記

 

知  否

 

 

 

在文學的幾大體裁中,詩歌是情感最豐沛的一種。我們常常聽到:“憤怒出詩人”,這是由于一些詩人看到了社會陰暗的一面,想振臂激呼;還有一種,是看到了社會比較亮麗的一面,常常有一些驚喜和欣賞的情感需要表達。確實,這個世界就是由陰暗和明亮、困難和希望、阻滯和成功等等兩面組成的,就看你的遭遇和心境了,有“境由心生”一說嘛。閱讀甘南舟曲趙英的詩集《山水情韻》(成都時代出版社,2019年4月版)中的詩,給我的一個突出印象,就是“清純”二字:清純的視角,清純的思想、清純的文字,等等。

 

 

感覺起來,趙英的人生可能是比較順利的,順利的人生都容易從明亮的、希望的視角看待世間萬物,能發現世間的許多美好。這當然也好,因為我們人畢竟是為了希望而生活與奮斗的,這是一種建設性的正能量。詩集中的《行吟》一章抒發的是對家鄉山水的欣賞、贊美,觀察場面大多比較宏大;《鄉情》一章多的是對家鄉風物、人物事象的禮贊,感觸比較細膩,《短歌》一章和《隨想》一章是游歷域外山水、涌動心間情潮的感興記錄,處處都是驚喜、是明亮、是希望。給筆者印象較深的有《一個有橋有葡萄的村莊》:“曾幾何時/綠色枝丫布滿村莊的眼簾/——一抹記憶在時光里追逐/檐角纏繞/———炊煙藤蔓的俚語/暮靄擱淺/———木架泥墻相依的歲月/那小院里啄食的雞/那山坡上放牧的牛/一條青石路陪你/漫步葡萄馨香的家園”,接下來三段,都以“曾幾何時/綠色枝丫……”起頭,將實景寫成了回憶,實際上想象了起來、虛幻了起來、輕盈了起來,最后一段是:“飽滿的月色下/等待/漫漫紅塵中,與/一座土橋/一串葡萄的美麗邂逅/盈盈一袖輕撫/幸福的味道,已/甜到了心坎”,整體寫得如月色般朦朧、搖曳,如夢如幻,輕盈飄逸,有意味、有嚼頭。趙英用她纖塵無染的、清純的眼光看到的家鄉的一山一水、一村一物都是清新的、清亮的,表達于詩句都是陽光的、溫馨的。更多地讓山水激活對自然和社會的美的感覺,更多地發現自然美和人間美,看起來是一種單純、一種童貞,但更深層地未嘗不是一種道家喜悅山水、融入山水的一種境界?在這個物欲累累的世界,這對作者、對我們是一種暫時的釋放、一種輕松,一種超然物外,也好。

 

 

心理學上說:“你發現的,其實是你所希望發現的?!币灿性捳f:“你心中有什么,你就會發現什么?!壁w英發現和感覺到了自然界的許多美,是因為她心中裝著綠色、希望、萌動和生機;外界的東西,只是她找到了知音而已。我比較喜歡她在《柿子燃燒在藏鄉》里的這個句子:“和土地一起豐腴并收獲著/和鏵犁一起耕耘并重生著”,有物象、有思想、有張力。這首詩中,還有“在春天最后的日子吐綠/結痂的粗皮/隱忍枯萎在季末的傷痛”“微黃的花朵/綠葉遮不住/百花落幕后的存在感/蟬鳴中結成一樹沉默的果”等等,也都是較好的句子,有意象,有力度,讓人產生深刻的聯想?!都澎o的村莊》也是比較好的一首詩,其中的一些段落是:“村里吹著一股流行風/年輕人被吹到不同的站臺/落到不同的工地∥寂靜的村莊/在風中瑟瑟發抖/孩子從冰冷的夢中驚醒/干渴的嘴唇找不到吮吸的乳頭/煎熬的眼神穿不透/籠罩村莊的霧靄∥陽光為伴的老人/仰望日落日出的輪回/等待和守望/成了村莊的主題”等等。這首詩關注的是男人外出打工后村里的落寞景象,真正是從女人、孩子與老人的情感角度展開聯想,是工業潮、民工潮對農村的沖擊,是趙英對現實農村生活的一種感受。詩歌像其他的文章也樣,讓人讀之,若有一種人人心中有但卻個個筆下無的感覺,或者讓人心有所思但欲說不知用何言而作者卻奇妙地表述出,為好、為佳;這些句子就有這種表達效果。

 

 

我也比較喜歡《亞哈的秋》中的一些段落與句子,如“秋/站在亞哈的門檻/…吞下一季的青稞/燒出/…醉了亞哈的美酒”“我拿著一把傳說的鑰匙/在行走的文字里尋找鎖眼/試圖打開亞哈藏民俗這扇厚重的大門/也打開我此行的心結”等等。這首詩的背景我是知道的。舟曲武坪鄉的亞哈是一個美麗的地方,這里有一個可敬的地方文化的愛好者、推動者劉小東同志,他曾多次邀請州文聯的畫家王永久、詩人扎西才讓,與舟曲籍的我、趙英等前往去賞景和采風,去發現這個地方、描繪這個地方,展示這個地方。在當前的文學界,有些人喜歡揭露一個社會的弊病,所謂發現“真相”,但我想說,文學家肯定沒有哲學家、經濟學家、社會學家那樣對社會看得更為深刻和長遠,有時候的所謂揭露不免以偏概全,讓人沮喪,情感大于內容;而一些單純的、唯美的詩歌、散文能夠發現、展示自然的“美好”與社會的“善良”,也不能一概定為淺薄,它讓人看到一些曙光和希望,鼓勵人勇敢前行,也不是什么壞事。我們這個社會,不僅需要杜甫、魯迅、北島、莫言,也需要李白、蘇軾與舒婷,需要警醒和深刻,也需要燈塔、亮光和溫暖,讓我們感受到美好、向往著美好,人之生活還是有許多美好的價值可以期待的。這是趙英這種清純的視角給人的一種溫暖的啟示。

 

 

趙英的這部詩集里,大都是一些青春、清新、亮麗的詞匯,是一些輕盈、溫馨的詞匯,簡直用她的清純萌動和清亮用語編織了一首“青春之歌”。一個女人能寫寫詩歌、彈彈琴,不管是能否優雅,但一定會顯得很可愛,如流水般清澈,如陽光般清朗,更有女人氣質。如在她的詩集里,到處是這樣的詩句:“我美麗的藏鄉/歌,在桃花陌上唱/曲,在柳葉眉間舞/飄蕩著青山/飄蕩著秀水/飄蕩著藏鄉江南的溫馨”(《舟曲如畫的詩情》)。在趙英對家鄉的印象和感覺里,山林是翠綠明亮的,村落是古樸可愛的,花是鮮艷馨香的,月是婉約朦朧的,雪是輕盈飄逸的,許多篇什都是一副清新明麗的攝影,是一副色彩斑斕的水彩畫。有時候,我們需要抖落一下身上的泥土和疲憊,坐在石頭上,看一看周圍的山川草木,清亮清亮自己的眼神和心襟,重新打量一下這個世界,或許會有新的感受,會有新的起航。

 

 

一切都緣于她的清純,長處緣于此,遺憾也緣于此。作為一個業余詩歌愛好者,對于文學這一依賴形象的東西把握得有時不夠自覺,使得一些篇目在抒情上太過飽滿,直接出現一些直接抒發感情的概念化的句子,不夠節制,不夠含蓄和雋永。應該掌握好借物抒情這一根本,應該讓讀者感覺到、一起體驗到作者的心意才好,不宜過多地直接說出心中的概念化感受。作者在寫作時,應該有兩種心態:一種是作者心態,重在表達、宣泄,盡量放開聯想,這要用加法;然后轉換到編輯心態,行文是不是簡潔、含蓄了,減掉一些可有可無的句子,力求語言干凈、留白,這時要用減法。不過,作為一首首本來就是記錄作者所見所感所思的詩歌體,作者原本不是為了正式發表和得獎而作,只是承載心跡、重在表達,其中的不足隨著作者閱讀佳作和體會文本的增多,會日益有所改善的。僅這種優雅的愛好,這種優雅的表達,我們是應該贊許和嘉勵的,在此予以鼓掌和喝彩。

祝福趙英將這作為一個起點,一路繼續走遠、走好,日益更加精彩。


百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