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文化旅游優秀作品選登

酸甜苦辣與赤橙黃綠的交響

來源:舟曲縣人民政府網  發布日期:2020-01-06  瀏覽次數:274

 酸甜苦辣與赤橙黃綠的交響

——寄語汪樹峰的《在山里,在江邊》散文集

 

   

 

 

在甘南大地上,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寫作散文的人不少?;蛟S許多人在中學、大學階段學得最多或者能夠得竅的大多是散文;再之,散文也較易入手——相比較詩歌而言更加接近日常和生活,和小說相比,更加少一些依賴語言操作的技巧。一些人參加工作后,寫散文出了些小名,敲開了仕途之門,走上了“寫而優則仕”之途;但,還是有一些人始終生活在底層、堅守在寫作之路上,或教書,或當小秘,在平凡的工作之余,把自己對生活的酸甜苦辣的感受,把對山川風物的感動記錄于筆端,成為一方水土一方人類的時代記錄者。迭部的汪樹峰就是這樣的一個不停跋涉的小城作者。閱讀他的散文,感覺到他在這條道上雖然爬得不是很高,但他對生活卻潛入得很深;與其他一些人的散文相比,少了一些矯情、嗲情,而是多了一些真摯和赤誠。一定意義上說,小城成就了他,也拘囿了他;但從更廣義的文化、文明的眼光來看,他是迭部山城20世紀、21世紀之交的一個文學標記之一。

 

 

正像許多人一開始走上寫作之路,是從咀嚼童年的鄉情、回望苦難的父母開始的,汪樹峰也從這里開始了他的寫作之旅。他的這本《在山里,在江邊》的第一輯《悠悠故土情》大多從他的生命原點老家——甘肅甘谷的童年少年的記憶寫起,有以地理景況為觸體、屢屢生發深情感慨的《黃土路》《澇壩》《懷念大榆樹》《水泉》《老土窯》《炊煙飄繞》《鄉村的雨天》《中午的時光》,有以生產生活用具為思念、側重于某個民間習俗中的記憶、再現某種場景的《推磨》《父親的扁擔》《碾場》《喂?!贰锻量弧贰尔滭S六月》《苜?;ā贰都t秫秫》《家鄉的“花兒”》《春雪走親》,有徑直書寫親人的生活片段、直抒情感的《為奶奶送葬》《父親》《一管竹笛》《想起謝老師》《難忘母校哺育情》,也有景、物、人比較綜合的《悠悠故鄉情》《神禾塬印象》等等。這些篇什基本定格于上世紀1960年代下半葉至1980年代初,是中國那個缺衣挨餓年代的一個縮影。正是由于這種少兒時期貧瘠而簡陋的記憶,奠定了汪老師人生的底色,他不得不通過奮斗努力改變自己的命運,不得不通過學會和掌握一技之長來在這個世界里打開一方屬于自己的天地,不得不努力走出農村、走出種地而走向城鎮、走向從技或者從藝的世界。終于,他通過參軍、通過“一管竹笛”、通過一支畫筆,走出了貧瘠的鄉村,開始了與父輩完全不一樣的人生。他的苦難經歷不僅是他個人的印跡,而是那個年代整整一代農村讀書人的宿命;他的渴望和期冀是1960、1970年代中國整個農村少年、青年的共同夢想。在這一輯里,于筆者印象最深的恐怕是《父親的扁擔》《推磨》《碾場》《喂?!贰锻量弧贰尔滭S六月》這類以某個農事做載體的篇目了,這些篇目以一個農家“道具”貫穿始終,很有敘事感、畫面感和時代感,舊時的情景栩栩如生,很滄桑、很悲情,讓人最為唏噓感慨,不由得讓人再三咀嚼貧寒家庭中“親人”二字酸楚楚的滋味和沉甸甸的份量。

 

 

如果說,第一輯更多地敘述的是他“記憶”中的“故鄉”,是一種過去時;而這第二輯《大山深處的記憶》更多地說的是他“生活”中的“家鄉”的現在時。汪樹峰從他的故鄉甘谷出發,向東走進遙遠而陌生的軍營,然后憑他的一管竹笛,一路艱辛跋涉,折返向西、向南,一頭撞進舟曲、迭部,以一個買藝人的身份,漸漸地打開了他的另一個世界。在寫作這些篇什的時候,汪老師系統地學完了大學中文系的課程,從他原來給文工隊吹竹笛、畫廣告的特長基礎上又增加了文學寫作的特長,他開始有了第三雙觀察世界的眼睛。這一輯里,他把目光投向當下,投身周圍,投向了山川風物。但凡《山寨紀事》《春到迭山》《山寨春韻》《油菜花兒開》等等篇什,細膩地描繪了迭部、舟曲的山川形勝,以及農家、農物、農事,還有發生在迭部的紅軍長征所經過的村寨的狀貌和故事,生動地記錄了白龍江兩岸山里和江邊的景物,如攝影,如繪畫,大多以審美的心態在觀察和感受著這里的一切,讓我們一文在手,徐徐讀來,如觀一幅幅風景畫、風物畫、風情畫,甚或是民俗畫。應該說,汪老師可能由于教中學語文的原因吧,他對三四十年代朱自清以來的寫景類散文的手法特別嫻熟,寫景狀物語言純正,文風雅正。這些篇什,或許是他由于美術的感覺作底子,富有構圖感,富有色彩感,寫實的功力極強;如果拿他的一首輕音樂作品來比喻,則副歌部分(開頭或結尾)簡潔與抒情,主歌部分飽滿而敘事(或狀物)。如果說,當代有的散文有點印象派的路子,調子或灰或藍或黃,有一個濾光鏡在眼前,看到或心中呈現的都有一個調子的話,他是用一個童年的眼睛在看這個世界,沒有罩著一個帶有深思或情調的濾光鏡,最多帶有“新奇”或“驚奇”的鏡子,“清新明麗”是他的這些散文的主要特色,走的是一條寫實的現實主義的路子??催@些散文,我們的眼前會出現如朱自清、楊朔、劉白羽等的《荷塘月色》《天山景物記》之類的作品。如果說,他的第一輯是偏重于“抒情”的,是人勝于景,以情見長、以情感人,情勝于景、情溢于景,則這第二輯是偏重于“繪畫”的,是景勝于人,多以景見長、以景迷人,景勝于情、景溢于文。

 

 

第三輯《平淡人生一杯茶》,相對來說,是以“趣”(或理)見長。這一輯里,他的《我的“領導”》是知名度較高的一篇作品,發表后就一度被甘南文學界所廣為熱議,寫出了一個小文人在家中的窘迫、尷尬、無奈的況味,道出了人人心中有但卻個個筆下無,一時引起共鳴,語言也詼諧幽默,頗有一些小品文的味道?!读w慕酒徒》《酒中乾坤》也頗有意思,寫出了酒場的世情百態,觀察細膩,現場逼真,頗有可觀之處?!段拿氐目鄲馈贰独喜粫允聫妼W書》寫出了小城小文人的酸甜苦辣和心理萌動,畫出了一類人的心態和群像。如果說,第二輯主要寫的是“自然”,這第三輯則主要寫的是底層人物的家庭、小秘從事的職場與小城所在的社會,是大寫的“社會”?!杜畠鹤哌M考場》《老汪教兒說》《孩子,你聽我說》《兒女帶來憂與樂》等等是直抒胸意之作,是眾多底層人家的父母對孩子的殷殷叮囑和期盼,拳拳之心溢于言表。讀這一輯的許多篇目,讓我們想起林語堂的許多小品文,人生世情、酸甜苦辣油然回蕩在心間。這里笑看汪老師的喜怒哀樂,也就是我們在含著淚花在品味自己的酸甜苦辣。文學其實是一面鏡子,他人的人生和作品,就是我們自己曾經生活的鏡像,我們在他人的作品里表面上是在窺視他人的生活,其實是在看我們自己的生活:看到他人的狼狽相,體察自己的小幸運,我們有高出一層的俯瞰人生的欣慰;看到他人也有我們曾經經歷過的酸楚和掙扎,我們就有了我們不是唯一受難者的感覺,會有“天涯都有淪落人的”感受;看到我們曾長期為了生活而煎熬而苦悶而失落而失望,但哪曾想還有比我們更悲慘的人在那兒折騰或掙扎,我們會有抒懷的釋然。這也許就是讀汪樹峰這類小品文給我們的人生感受和審美享受??戳?,一同悲了,一同嘆了,一同笑了,釋然了,寬慰了,我們就如撫慰了自己的心臆,或者能夠心胸放寬,再次抬頭出發。

 

 

第四輯《色彩中的快樂》的《白龍江畔土酒醇》《年的味道》《山坡上的圖畫》《絕壁飛出一條虹》等文章,是作者以一個繪畫家、音樂家、旅行家的眼光,對所生活的舟曲、迭部的衣、食、住、行、歌舞、節俗、信仰等等器物的分類分行的精致記錄和描繪。如果拿現在的散文觀,不管是敘事的還是說理的,都應有“情”在其中才算正宗的散文,這一部分是極少情的成分的。但若拿“詩”與“文”相對的大散文觀待之,也可謂廣義的散文。你若想走進舟曲人與迭部人的世界,一頭撞進這里,首先迎面而來的就是這些物質性的東西;如此,你想了解兩個世界的面目,是可以看看這些描寫所呈現的物質、音響和色彩的東西的。

這里,還是從通常文學的意義上回歸對汪樹峰散文的解讀。

汪樹峰散文的類型盡管多樣,但總體的寫作風格或者語言風格的特點是“清純”二字??梢韵胂?,汪樹峰在散文寫作之途上主要扎根、汲取的是中學語文課本上的文章,這些文章都是滿滿的正能量,是雅正的文章;不難想象,一些滿是個人特殊情調甚至極端情緒的文章,讓剛想打開文字奧妙的中學生是難以辨出方向的,只有雅正的文字和文章,才可以讓這些青少年知道什么是文通字順,什么是主謂賓健全,什么是層次分明,什么是準確、精到。由此而觀汪樹峰的散文,整體的或主要的文風是端莊的、嚴謹的,語言簡潔,層次分明,語義明朗,文風雅正。一個個自然段都分別清晰地聚焦于某一個方面,三四個自然段循序有致地推進,最后是較為集中地生發感慨。他的用語都基本是干凈純潔的詞語,沒有極端個人化的句子,沒有朦朧晦澀的句群,都是明白、曉暢、宜人的,像書法中端莊穩靜的楷書,不是個性顯明、情調獨異的行書,更不是個性飛揚、甚需猜測、知音甚寡的奇異草書。正像楷書蘊含著一切書法最基本的規律一樣,正規是一般的規律,也是作文的基本功,也是所有文章最核心的邏輯結構,一切光怪陸離的散文其實都內在地有這一條線索在其中的。所以,我要說,汪樹峰的散文最大程度地體現和彰顯了作文的一般范式,是傳統的也是正宗的,是有古典中國范的。

散文是讓人閱讀的、審美的,像人的穿著一樣,婚裝、禮服、常服、素裝各有其美,像宴席、中餐、西餐、小吃一樣各有其味,繁復也罷,簡單也罷,人人各有其宜各有其好,不同年齡、不同經歷、不同心境各有其偏好。我們需要的是有三人行必有我師的心境,有寬容、理解、欣賞的心態。

 

 

在此,我要由衷地贊許汪老師的精神。他一路跋山涉水而來,艱苦拼搏,不斷地修練自己的特長,在寒夜里苦學,在冷風中習練,用自己的一支筆把自己從蕓蕓眾生里區別開來、彰顯出來,得到了社會的認可,力所能及地開創了自己的生活世界,他經歷和走出了一個底層人物的苦難史、奮斗史,也是一部小人物的成功史。初入世,他沒有被蕓蕓的聲色和喧囂所誘引和沉淪,而是用自己的一支筆描繪著人生世相,書寫著悲歡情緒,替周圍的人抒發著情感,給周圍的人制造著小驚喜、小喜悅,間接地鼓勵了許多人拿起鋼筆,鋪開紙箋,也來書寫,也來愛好文學,也來培養正向的技藝。在他的筆下,許多舟曲、迭部的山川風物被人所了解,家鄉的東西走了出去,尤其使迭部山城更添了一襲文化潛流,也許不少青少年就是看了他發表在報刊上的散文,埋下了文學的種子,開始了更加美好的想象。在八九十年代,舟曲、迭部的文化遠沒有現在這樣發達,閱讀《甘南報》等報刊及上面的文學作品,還是許多人的享受,因此,一定意義上說,汪老師是這些小城文化的播種者、創造者、推動者之一,我們不能忽視他的這些優美文章曾經有過的歷史意義和時代價值。

汪樹峰的這部書,是一部酸甜苦辣與赤橙黃綠的交響。從他的身上,我看到了勤奮二字,感受到了何謂中國文化人的立功和立言。

 

知  否:本名張斌,甘肅舟曲人,曾任舟曲縣文聯主席。甘南州政協理論研究室工作。業余從事散文、小說、戲劇創作,甘肅省作家協會、文藝評論家協會會員。


百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