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文化旅游優秀作品選登

對石頭的敬意

來源:舟曲縣人民政府網  發布日期:2020-01-09  瀏覽次數:297

曲瓦鄉嶺壩村:對石頭的敬意


以為誤入了江南,垂柳、麥穗,這呢噥的軟語。       

轉身,石頭如弈,偌大的界面,石頭奔跑成另一種棋子。     

在曲瓦鄉嶺壩村,石頭是人鄰,是小獸,是假面的一群星星在跳舞。在曲瓦鄉嶺壩村,唯有石頭,可以貫通并承接起一個村落的血脈和圖騰。

在這里,石頭是幾十代人放養的星宿和羔羊,抒情時它掛在夜空,講述時它跑滿山坡。       

在這里,石頭一如農家的麥浪,他年鑿石如同耕地,今昔壘石如同稼穡。   

 一個石頭的村落,凸與凹、糙與精、收與放、可無物介入,可一線首尾。像喵星囤積的部落,又似魔獸奔跑的牧區。    

古色古香的牌坊,古典中式的石鼓、石磨、月歷,伏于地面的太極八卦圖,每一種元素,都是殿堂般的威儀與莊重。

在曲瓦鄉嶺壩村,東西有幸,南北成福;大道從此有了方物和美意。       

街道幽靜而長,古樸而雅,一旦入街,便如讀史。   

在這條幸福的石街上,人們各寫各的方剛和命運,各用各的玉壺盛放春秋的美酒。

而每一塊石頭,附身于曲瓦鄉嶺壩村的院落和墻體,一如身家和性命,享有了意志的溫暖和莊嚴。

在曲瓦鄉嶺壩村,石頭是丑石,卻甚于一鼎明鏡。我們丑中見大、美中撿漏,于無規之矩中,見識尺寸與方圓。       

生命中懷揣雞蛋的人,我們何以要迎向堅硬的石頭?       

碎,須是生命進程中的另一種堆積和重建。

一份四溢著的金黃的安詳,終將令我們安靜退下。而長久的生息,讓給這眾多的石頭,完成或行進。     

嶺壩村,它將以示范點、農戶、技術員的三維模式,在石頭之外,完成脫貧增收的華爾茲。       

它將以石頭之重,置換星辰之輕。

原發表于《散文詩》(上半月刊)2018年第12期


作者:張曉潤,陜西定邊人,魯迅文學院陜西中青年作家高研班學員,第十八屆全國散文詩筆會代表。作品見于《詩刊》《星星》《詩歌月刊》《詩選刊》《延河》《草原》《飛天》《中國詩歌》《中國詩人》《詩潮》《歲月》《散文詩》《散文選刊》等純文學刊物,出版有詩集《沒有什么此刻是生銹的》、散文詩集《更深的鏡子》散文集《用葡萄照亮事物》,《更深的鏡子》入選“2017-2018年度榆林市文化精品項目”。

百家乐